墾丁,曾經我以為我不會再來的地方。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與生命同在的青春愛戀,難以抹滅。

而思念至深時,我們將不自覺活在世界的中心。

哭喊一段失去的愛戀,想念一個我們曾經深愛的人。

終於明白,你和他之間,是一生的記憶......


                                                                  孫燕姿/我也很想他MV口白


我是這麼認為的:記憶這種東西無法消失,只能努力的不去想起。

曾以為逃得越遠,壓抑的越重,就越不會從腦海中的白沙灘上又撩起往時的痕跡,

只可惜,記憶這種東西符合牛頓的運動定律,給的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就越強。

所以,七年後,我又踏上與記憶裡重疊的土地,那條我們曾經一起走過的風景。

其實我沒有忘記,只是刻意不提起。


沿著台一線,奔馳著的車流中,我彷彿又看到了那年夏天,頂著炎熱的天氣,

我騎著小漢載妳一路往墾丁的路上走,路彷彿是走不完似的,看不到盡頭,

可惜那時我只專注在注意有沒有偏離既定的路線,卻忘了轉過頭看看妳額頭上是否有冒汗,

臉上是否帶著倦容,是否需要到便利商店享受一下涼快的冷氣,好儲備繼續上路的能量。


對不起,那時候我太年輕,沒有注意到妳的表情,

畢竟,體貼這種東西就是要隨著年歲的增長,才會跟著成長的技能。

 

我還記得騎上了那座不知名的橋,突然眼前出現蔚藍的海岸,那時候我們興奮的大叫,

雖然我沒有回頭看妳,但我絕對可以想像出妳的表情。

這個表情,絕對可以排進那個夏天最美的十個表情之一。

 

幸好,這次的目的地在四重溪,距離墾丁大街還有十幾公里的路程,不是那個我們住的簡陋小民宿;

幸好,這次剛好碰上春吶開唱,墾丁大街人車塞暴,讓我們沒有興致去那個夏天早上我和妳在海攤踩水的南灣;

幸好,這次經過那個小型賽車場,已經倒閉許久了。

幸好,至少這些地點還是專屬於我們的記憶。

 

車子一路抵達車城後,左轉進199縣道,走個四公里左右就到達今晚要過夜的田園民宿,

由於太晚定房,又碰上春吶,打遍了四重溪的旅館,才找到唯一的一間2人房,還好可以加兩張床勉強可以塞下四個人。

 

IMG_3234.jpg IMG_3242.jpg IMG_3243.jpg  

 

 

確認房間後,已是中午用餐時間,不過往南仁湖的路上沒有什麼餐廳,所以只好隨便碰運氣,

有賣吃的我們就下來吃飯。

到了牡丹水庫剛好發現有原住民經營的麵攤,就在這裡解決午餐,以免下午走南仁湖沒力氣。

 

199724_1489010524129_1799959738_836053_4303978_n.jpg 肉燥不錯的陽春麵205059_1489011044142_1799959738_836057_2106560_n.jpg高粱酒香腸很對味

 

靠著Garmin這台專門規劃最短路線,愛抄小路的指引,我們從牡丹走很爛很爛路上都是坑洞的小

路,一路顛簸十多公里終於抵達南仁湖入口管理處,一路上只遇見一台車,恆春車神---不知名阿

伯開的藍色小貨卡,在顛簸的小路瞬間超越我們,彷彿在表示「閃開!讓專業的來」一溜煙我們

就再也看不到藍色小貨卡的車尾燈,不能怪信源開車慢,那種爛路隨時都有可能讓我們半路拋

錨,卻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可能。

 

南仁湖,和妳去過墾丁後的同一個夏天,我和高中社團朋友經走過,

當時四公里的碎石頭路走起來不算辛苦,過了七年後我懷疑自己能否在一小時內走完。

還好,體力雖然沒有年輕時那麼充沛,但也總算在一小時左右走完,回程更是只花了50分鐘

左右,可喜可賀。

安排這個行程主要是讓大家能夠多走走路,接觸山林、土木,畢竟這種景觀在都市很少見,

而且走在碎石頭路上有腳底按摩的功效,還是來回八公里的刺激呢!走得很累,

晚上泡溫泉才會更舒服。

 

IMG_3193.jpg IMG_3198.jpg IMG_3201.jpg IMG_3202.jpg IMG_3204.jpg IMG_3209.jpg  

走過顛簸的森林後,就可以看到美麗的湖泊,爬上小丘迎著徐徐涼風,還是覺得這段路走的真值!

可惜今天天氣不好,又湖水呈現渾濁的土色澤,不負第一次來參觀時的美,

當年是七月暑假的時候來的,當時的天空很籃,湖水也是碧藍色澤,光亮如鏡。

 

 

IMG_3220.jpg IMG_3221.jpg IMG_3225.jpg    

果然,南仁湖還是要艷陽高照的時候來看才美,湖光映射著烈陽,更襯出湖泊的美。

     

七、八月,是專屬於墾丁的季節。

 

離開南仁湖,沿著濱海公路台26往北走,先到港仔附近的憲兵駐地,那是中志當兵的地方,

回去找當時的長官、同梯等聊聊敘敘舊。

通常退伍後,走出營區的第一個念頭往往是:幹!這個鬼地方老子再也不回來了。

所以,退伍幾年後,還會想回去走走的地方,或許這樣的例子不多了吧!?

 

原本預定趁著晚餐前,要去旭海溫泉泡一下湯,誰知道竟然在整修,所以只好作罷,繼續沿著縣道199往恆春出發吃晚餐。

晚灣我安排吃洪師傅小館,隨意點了五、六道菜,飢腸轆轆的一群餓鬼,已經迫不及待偷吃起白飯來了,

由於太餓了,菜一上來只顧著吃,忘記拍照了。

可以參考這個連結有照片:http://www.wretch.cc/blog/lydia0207/21315326

印象中點了蟹肉冬粉煲、烤鹹豬肉、鹽酥白蝦、鐵板豆腐、醬山羊肉、蚵仔湯,大家吃得非常飽。

 

本來以為洪師傅只是間小店,到了現場一看才知道是傳統的海產店,既然是傳統海產店,那就少不了一群無意義的客人在拼酒叫囂,這種客人基本構成有主人、主人一家老小、客人、客人的老小、最後還會有一個捧梗的角色,前面幾種角色基本上人畜無害,

往往會安靜的吃飯,小孩子跑來跑去跌倒哭著找媽媽這種的當作例外,但最後那個捧梗的角色就有趣多了,

經常一手酒杯、一手酒瓶,不斷的稱讚主人,東一聲爐主、西一聲主人,然後拼命灌酒邊拍馬屁,整個場面看似熱鬧,但其實只是捧梗的角色努力的用誇張的音調與音量,凸顯自己的存在,也彷彿讓其他客人都知道某某是主、爐主。

總之,整間店鬧哄哄的都是那桌的聲音。

 

我很不喜歡這種灌酒吃飯的場合,但往往也只能無視,趕緊把飯吃完,速速遠離這種噪音的疲勞轟炸,以及俗稱酒肉朋友的傳統現象。

 

晚餐過後,由於時間還早,就驅車前往白沙灣。

 

那時候我是第一次晚上靠近海灘,記得那個夜晚沒有月亮、沒有星星,

白沙很細、很美,遠方的吧台播放著陌生的西洋歌曲,遠方沙灘有人升起一堆材火,

我們坐在海灘上,似乎說了什麼話,內容我不記得了,但那個晚的風,那晚的夜,那晚的沙,我還記得。

 

不過天氣不好,到了白沙灣看不到星星,海灘上看不到那堆營火,當年小小的吧台擴大營業了,旁邊還有露營場地,

音樂也變得更大聲了,印象中那晚的白沙灘,不復存在了。

 

離開白沙灣回到四重溪,準備要去公共浴室洗溫泉,這個浴室好像是最近才完工的,共分成男女兩個湯池,全都是裸湯,還真是令人害羞,畢竟是第一次在其他陌生人面前脫光光洗澡,不過看在現場的人都脫光了,沒什麼禮教道德的我,雖然小害羞了一會兒,還是硬著頭皮脫了。浴室內有幾格開放式置物櫃可以使用,置物櫃過去是沖洗區,有幾個水龍頭跟板凳,旁邊還有兩個小水池,分別是冷水與熱泉水,溫度根據顯示計來看約有六十度左右,沖洗完了以後,就可以到湯池去泡澡。

 

ccc-02.jpg因為泡湯沒有帶相機,所以找了張網路上的照片放。  

 

由於我們都是第一次洗裸湯,很多規矩不太懂,幸好平常有看日本節目知道下湯池前要先沖洗乾淨,本來信源、信融脫了衣服就要直接去泡湯了,我把他們叫住讓他們先沖洗一下再下水。不過我們沒有帶盥洗的清潔劑,雖然沖洗區那邊有好幾罐沐浴乳之類的清潔劑,可是我想那可能是其他人帶來的不敢用,就只好用冷水加熱泉水,稍微沖洗了一下身體,準備下湯池。

 

不過,隱約感覺到湯池裡面有幾個當地人,似乎一直盯著我們幾個外地來的菜鳥看,彷彿好像透露出我們沒有用清潔劑把身體洗乾淨,就下湯池的感覺。可是,雖然心裡面怪怪的,我們還是簡單沖洗過後,就下湯池泡湯去了。泡湯的池子水溫度不算高,約莫三四十度而已,我先把腳踩進湯池,然後潑點水在身上,稍微適應一下水溫後,就下水去了。印象中,小時候在仁澤洗露天溫泉的時候,光是適應泉水的溫度,起碼在旁邊嘗試了十幾分鐘後,才敢把全身浸入水中。

 

泡湯真的很舒服,特別是下午才剛走了八公里的南仁湖以後。害我不自覺脫口而出:真想去女湯阿~瞬間我似乎感覺到一些異樣的眼光飄到我身上,難道我不小心說出大家心中的想法嗎?雖然說泉水溫度不高,但是泡個五分鐘就會全身發熱,整個頭開始冒汗,受不了了我就跑去用冷水沖一沖,再回去泡湯,來回兩次以後,加上感覺到疑似當地人的眼神後,我就受不了,不繼續泡湯了,起來簡單沖洗一下後,就穿好衣服,走出浴室了。

 

走出浴室後,雖然外面有點涼風,但全身暖呼呼的,即使只穿著短袖,也不覺得冷。我就跟信源、信融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中志出來。坐我們隔壁剛好有一對夫婦,男的外表貌似大我二十歲,女的頂多看起來大我十歲,那夫婦就開始和我們閒聊了起來,他們不是第一次來四重溪,只是今年第一次來公共浴池,他們說去年還沒有這個公共浴池。我們就有聊到泡湯的規矩,還有剛才在浴池內煩惱到底該不該用清潔劑洗澡後,再進去湯池的問題。

 

我就提到,正因為我們是第一次來,全身充滿菜味,所以湯池內的當地人如果跟我們說一聲洗個澡再進湯池,我們一定會照辦,只是他們什麼也不說,只是盯著我們看,讓我們更加的無所適從。印象中,在日本的漫畫也好、節目也罷,經常會看到湯池內的老頭會對沒洗澡就打算進湯池的人提醒一聲,這樣才可以建立正確的浴場文化。問題是,在台灣除了少數幾個溫泉區有這種公共浴場文化外,絕大多數的地方根本沒有這種東西,所以我們才會天真的以為,去公共浴池泡湯,只要帶著泳褲、浴帽就好了。

 

更何況,浴池外面也沒有看到相關的規定,或許有但我們沒有注意到就是了。我還說如果可以,公共浴池外面可以擺個隨身沐浴乳、洗髮精、小水瓢的販賣機,這樣我們就知道進浴池要帶這些東西。正是因為我們不瞭解,而裡面的當地人也不提點我們一聲,所以造成我自己洗的不是很開心,當地人又覺得這幾個外面來的真沒規矩,破壞了洗溫泉的規矩。或許冷漠就是造成這種感覺得主因吧!?

 

很多事情我們看不過去,可是自己又不願意站出來反對,所以很多東西會繼續擺爛下去。

 

等中志出來後,我們告別了那對夫婦,走到外面的7-11,打算買個喝的,畢竟洗完溫泉後,真的會很想喝點什麼涼的,如果浴池外面擺個冷飲販賣機,一定很賺錢。我挑了罐金牌台啤,就帶回去民宿喝了。洗過澡後,喝著冰涼啤酒,把腳抬高靠在牆壁上,讓腳部的血液回流,一天的疲勞似乎釋放殆盡了。不知不覺中,我就體力耗盡,昏昏的睡去了。

 

精通四則運算的各位都知道,凌晨四點就起床加上走了八公里的南仁湖碎石路加上泡了個暖呼呼的溫泉,最後加上一整罐的冰涼金牌台啤的結果就是「睡死」,而睡死的另一個等式則是「打呼超大聲」。

 

雖然我之前有跟信源、信融告知說我今晚睡覺打呼一定很大聲,我有刻意的保持側睡,但沒想到我的打呼聲還是一樣驚天地泣鬼神,睡到凌晨五點多的時候,起床尿尿時發現信融沒在床上,我以為愛釣魚的他,可能平常習慣早起,跑去附近看看有沒有什麼漁場。上完廁所又跑回去睡覺,隔天早上七點多起床後,想說還早加上房間冷氣有點涼,穿上外套打算去外面曬曬太陽,這才發現信融睡在車上!?

 

原來昨天晚上我的打呼聲吵得信融睡不著,他平常又比較不好睡,翻來覆去道凌晨三點終於受不了,跑道車上睡去。信源則是默默掙扎後,把枕頭棉被拿來蓋在頭上,終於睡去了。只有中志睡得特好,我起床的時候還聽到中志打呼聲哩~中志不愧是登山社的,再爛的環境都能睡。

 

我可以稍微理解當年林威志憤憤的想在門口寫下:狗與hois不得入內。這句話的心情了。

 

所幸今天沒排什麼行程,所以吃過民宿提供的三明治早餐後,就讓信源、信融補個眠,大約九點才離開民宿。由於昨天都在恆春半島的北半部縣道199活動,今天換走南半部走台26的墾丁傳統景點,先去港口吊橋吹吹海風,拍個照片。以前來的時候還不用收費,這次已經開始收十塊錢的清潔費了。

 

IMG_3251.jpg IMG_3256.jpg IMG_3258.jpg  

 

我喜歡這座吊橋,站在上面,迎著海風,風將海口的水吹動著,靠在鋼索上低頭看著水流的波動,加上吊橋不時的搖晃,讓人仿佛置身在船首甲板上,有種乘風破浪前行的感覺。加上白天涼爽的風拂來,感覺很舒服。

 

繼續往南走,進入風吹沙這個景點,這裡也是我個人很喜歡的景點,站在懸崖上跳望著太平洋的海浪,景色非常壯觀。讓我不自覺得哼起了胡德夫的那首「太平洋的風」。

 

吹動無數的孤兒船帆 領過寧靜的港灣
穿梭著美麗的海峽上 吹上延綿無窮的海岸
吹著你 吹著我 吹生命草原的歌啊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IMG_3264.jpg IMG_3265.jpg IMG_3266.jpg  

 

那時候我們沿著台26線,經過沿途的青翠草原,在龍磐公園上走走,看看美麗的太平洋,我記得那天的天更藍、風更大、海浪更澎湃,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色,看過台灣的東西邊海岸,大概沒有什麼地方比得上這裡了。然後我們繼續前進到了風吹沙,那時候路上的沙比現在還多,因為當地政府考量行車安全,種植固沙植物企圖減少風沙累積在馬路上。所幸我們停下機車,跑到海灘上開始踩起海水來了,水清明亮,這裡的海水跟旗津那種充滿油污的苦鹹海水不同。

 

記憶中的片段很零碎,但我腦海中的那天,天總是湛藍,海如鏡映射著天空的蔚藍。

 

離開龍磐公園,接近中午了。原本打算驅車前往墾丁大街上解決午餐,可是今天是春吶第二天,墾丁大街上人車騷動,比肩而行,塞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加上天氣炎熱,讓我們沒有興致留在這裡吃飯,只好轉往恆春覓食。打算去吃個當地著名的餐廳,先去吃了有點貴的山東餃子,一個要價六塊,雖然肉餡湯汁鮮美,但真的不便宜。

 

後來,打算再去吃小杜包子,由於恆春也是呈現塞車的狀態,所以我們就從恆春車站南門口那,走了一公里的路程前往小杜包子,沒想到店內塞滿了人潮,號碼牌已經排到七百多號,而螢幕上顯示的才只有四百多號,沒聽過賣包子可以排到七百多號的,就算以前在北京買狗不理包子,也沒有那麼誇張阿!無奈之下,我只好建議大家去隔壁門可羅雀的包子店吃包子,很快的就買到了包子,可是真的不好吃,疑似是隔夜的肉包,內餡沒有味道,包子皮融在一起,感覺像在吃糊掉的麵團。說實話,7-11賣得奇美肉包還比較美味,還比較便宜。

 

吃過包子,今天的行程就差不多要結束了,走回去南門上車後,就要告別墾丁了。

 

其實隔天的回程我沒什麼印象了,只記得第二天早上,我們在南灣海邊散步踩水,經過那個已經停業的迷你賽車場玩了一會後,我們就離開墾丁了。之後的事情,我已經沒有甚印象了,或許是我習慣把最美的畫面留下來吧,那個夏天是我珍藏的美好。後來看到妳的相簿,妳已經結婚了,妳的笑容很漂亮、很開心,恭喜妳。也謝謝妳,妳知道我不會去的,所以沒有給我帖子,抱歉,我很自私,我認為分開了,就不要再有羈絆,分手後可以作好朋友這種行為,我作不到,我無法把已經投入的情感轉化成其他形式的友情。或許,默默的在心中祝福,這就是最好的方式吧!?

 

謝謝妳,離開妳了以後,我似乎有成長了那麼一些,雖然還是一直犯錯,但至少我會開始回頭注意我身邊的那個女孩,注意她是否累了、倦了。

 

對不起,那時候我太年輕,很多事情都不懂,幸好有妳的包容,還有讓妳承受許多家裏的壓力,這些這些我當時都不懂,直到現在我才開始瞭解那種感受,我是個長不大的小孩,我承認。

 

恭喜妳,妳有了好的歸宿,我相信他一定會對妳很好的,也祝福妳趕快生個小寶寶,替台灣的低迷的生育率增加一點數字。

 

現在的我雖然不能說過的很好但還不差,我身邊有個很好很好的女孩,不好意思,如果要排名的話,她會是第一名,請妳委屈一下。未來會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只想好好的對待我身旁的女孩,讓她感到幸福,如此簡單而已。如果說該有什麼長進,或許就是我又開始欣賞墾丁的美了。

                                                                                                                              hois,2011/4/4

 

 

 

 

 

 

 

 

 

ho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