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這天我做完睡眠檢查,從內湖三總離開後,就跟著排長搭淡水線前往新北投,要去818國軍北投醫院幫忙接一個被驗退的同梯回營區。818醫院專門收一些精神疾病的患者,有精神問題的兵會送來這裡鑑定是否能驗退或治療等,當然也不排除有些人不想當兵所以裝病。

新北投我還是第一次去,一出捷運站問人家醫院怎麼去,原來只要走上一段小坡約莫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病房部。(門診部則是在山下,離捷運站也不遠)排長跟我就在山腳下等公車,因為上坡路懶得走。搭了公車不久後就抵達軍醫院的病床部門,沿路的風景很漂亮,小巷小弄的像個小山城,小城故事這首歌應該是描寫這樣的景色吧!?

第一次進精神病房,我是不會緊張,但卻帶有一點好奇罷了~問好要接回的同梯的病房號後,我們就直接進去病房部櫃台。病房部的設計跟一般軍醫院一樣,樓層高度不高,約莫3公尺,但扶手與牆壁是木頭的,有股溫暖的感覺,走廊很乾淨,都有開空調,牆上掛著一些油畫。病房內大概是三個人一間房,病床的床單、被單顏色是溫暖色系的鵝黃色,就病房的環境而言,算是屬於很舒適的環境。走廊上有公用電話,還有一間交誼廳,有一台平面電視可以看,正值中午時間,許多病人正坐在那邊看電視。

我有注意到這裡的病人,大部分的病人似乎沒什麼表情,帶有些微怪異的神情,不過似乎都是可以溝通的,因為這裡的病人要自己處理吃過的便當廚餘垃圾等。不過,我盡量不與其他病人有眼神的接觸,我知道來這裡的病人,或多或少都不太喜歡陌生人的到來,因為那代表著陌生、不確定感。

我要幫忙接的兵,身材不算高大,大概160公分上下,體重大概60不到,讓我稍微放心了一點,我擔心回程的路上萬一有什麼狀況,我壓不住對方就麻煩了。其實前天晚上我有問過排長,這個兵的狀況大概如何,排長說這個兵很愛哭,容易崩潰的樣子,我就推測這個兵的身材可能不算太強壯。這樣我就稍微安心了點,我可不想當個兵,還要跟人打架阿。不過排長也很貼心的,再來的路上多買了幾包衛生紙,怕這個兵在路上哭了,沒有衛生紙可以擦眼淚。

這個兵感覺個性比較內向,講話的速度也有點慢,而且我也觀察到他有強迫症的狀況,洗手一定要三次,雙手非常乾淨。且他要帶走的塑膠袋內,衣服都摺的整整齊齊的疊好;還有潔癖的問題,像是換運動鞋時,腳上一定要踩著鋪好的毛巾。他在整理行李要離開的時候,我沒有主動問他要不要幫忙,我擔心他會緊張我是不是有什麼企圖,所以我一直站在病房外面,沒有踏入室內。直到後來,他雙手拿滿行李,但需要把床單、枕頭套拆下來送洗的時候,我才問他說:我可不可以幫他弄床單枕頭套。而且我也不會主動幫他提東西,我會先問過他我可以幫他提東西嗎?等他同意後,我才會去提。

不過,要離院前,護士告訴那個兵說本周五要回診,他就顯露出非常驚慌的神情,因為他沒有來過台北,不太清楚要怎麼來這裡,且看診的時間是早上,如果他從高雄或是營區上來,恐怕趕不上門診時段。幸好,護士幫他跟主治醫生協調說下午也可以看診。於是我就幫他在看診預約單上寫上:主治醫生會等我到下午,所以下午時段到某診間去找某醫生看診即可。這樣一來,那個兵才稍微安心了一點。

離院後,我們步行下山,排長才問他的一些過去,我這才知道他大學讀屏東教育大學,念的是物理,家裡住在左營軍醫院附近。那個兵有點咳嗽,戴著口罩,據他說因為空調很冷,許多人都感冒了;我就告訴他,我們在營區是熱到不行。行進時,我讓排長走前面,那個兵走中間,我殿後,雖然那個兵已經知道自己驗退,可以不用當兵了,但我想為了預防萬一,這樣的隊形比較容易掌控情勢。

後來經過7-11,本來我們想買午餐,他想上廁所,也是一樣洗手會洗個三次,且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先尋找廁所。在捷運上,我問他覺得台北漂亮嗎?他點頭稱是,不過他是第一次到台北,所以我就開始教他怎麼搭捷運,要怎麼看捷運列車的行駛方向,如何購票、搭手扶梯要注意的事情等,並且答應他待會到台北車站,我會幫他索取地圖,然後劃一個流程表,教他如何從高雄上台北,並且如何轉乘捷運到新北投。我後來還留了我的手機給他,要他以後碰到問題沒人幫忙,可以隨時找我。抵達台北火車站後,我找到旅遊服務中心,索取了兩份台北的地圖跟一份高雄的地圖,並且在上面畫好流程,一份給他拿著,一份讓他放在包包裡,當作備用。而高雄的那份地圖因為沒有標示楠梓區的搭車地點,所以就送給他當紀念了。

在捷運路上,那個兵還誤會我是班長,我就跟他說我跟你一樣,也是來台北檢查要辦理驗退的兵。平常在部隊檢查餐盤的時候,一開始也有一些兵還不認得,以為我是班長,其實我只是比較年紀大一點,看起來比較老而已,檢查不過要兵回去重洗的時候,講話稍微大聲點罷了,我也很無奈啊,哀~

等待客運的時候,我就帶著他去上廁所,順便買個東西吃,以免回到嘉義太晚會肚子餓。在客運上,我們沒什麼交談,我讓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我坐在走廊位置,這樣比較安全。國光司機開很快,三個半小時就到嘉義了,接著排長開著載我們回營區,我跟那個兵坐後座。靠近營區天氣有點不好,有點飄雨,灰色的天空帶有那麼點慘白,沒有陽光的天氣,我不太喜歡。

後來我們趕不上晚餐時間,所幸在隆田車站前吃晚餐,快吃完時。那個兵問我怎麼知道他會一直洗手?
原來是剛才從嘉義來的路上,我有問他說:醫生是不是有告訴過你,要減少洗手的次數?那個兵點頭稱是,且答道:我已經有減少了。我接著告訴他:沒有關係,我知道這個習慣很難改變,只要慢慢改就好,不用著急,而且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精神上的問題,多或少的程度罷了!
他問完這個問題,我才回答他,我以前有同學也有類似的狀況,所以我知道這樣的人會有那些舉動。

我後來還問他說,驗退後有沒有什麼打算,找工作還是繼續念書?或者有沒有什麼相關的社福單位可以幫助他的?那個兵才說,他的狀況沒有人知道,本來他以為自己可以當兵,但是進來當兵受不了後,才爆發出來,不然他的家人、學校同學也都不知道他有相關的問題,後來他也說他除了強迫症、潔癖外,還有心跳過快容易緊張、不信任人等問題。他說只要他有自己的空間,就可以紓壓,減緩這些症狀。可惜軍隊就是一個極度壓縮個人空間與時間的地方。我接著告訴那個兵,如果真的不適合當兵就不要進來了,你的狀況是無法適應這裡的環境,畢竟新訓單位還好,部隊很保護兵,一旦下部隊後,就祈禱有人願意幫你了。

回營區的路上,那個兵很擔心回寢室睡覺,因為他不喜歡接近人群,甚至還問我說可不可以睡醫務所病房(那裏人比較少)。我跟他說先回去找輔導長,請輔導長幫你安排。進營區後,我們先去見輔導長,輔導長跟我交代我的部分後,就讓我先離開,接著跟那個兵談。後來,我就沒有見過那個兵,不過我希望那個兵以後可以順利,因為他之後還要持續回診一年,每個月一次,沒問題後才可以正式驗退。

這一天,我有點累,因為我在想,會不會哪一天,我會失去記憶或者忘記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時,到時候該怎麼辦?於是我把一些事情書寫下來,寄給重要的人,讓他知道我的想法與感覺,哪天我忘記了,請他幫助我喚醒我們倆的記憶。

4/17 於是...我寄出一張名信片...

ho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20131231
  • 請問後來那位兵有打電話與你聯絡嗎?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