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葉少爺事件已經成為各大新聞台的重點新聞,而這起酒駕車禍中喪生的陳姓軍人就是我的同梯打飯班同學,他的床位就在我的隔壁,打靶排在我後面。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寫篇關於他的文字來紀念他,不過,上個禮拜在寫的時候,網路一直當掉,讓我寫得很不順,我想或許是"飛哥"(陳姓軍人的外號,因為他的鬍子很多,很像三國演義中的張飛,所以班長替他取這個綽號)不想我寫他,所以才偷拔我的網路線吧XD 飛哥就是這樣很幽默、很搞笑、很大方、很海派、很豪爽的人。所以,我暫時先不寫關於他的事,而是要稍微談談今天去參加他的告別式的感想。

這算是我第一次進教會參加告別式吧!所以我穿的一身黑色的衣服參加,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媒體聚集的告別式。由於飛哥海派豪爽幽默,所以朋友眾多,把整個教會都快擠滿了。人生如此,我想大概足矣。

雖然我跟飛哥只相處了短短三十天,但是,我跟他也曾經私下聊過一些事情,總而言之,我喜歡這個傢伙。本來以為我的眼淚很堅強的,直到飛哥的媽媽上台致詞時,我整個淚流滿面到不行,那是一種壓不住的情緒湧出,那是一種母親心絞碎裂所散發出來的震撼力,讓我許久不曾流淚的武裝徹底崩潰。

我說過了,當兵就是要他媽的保護自己!不要讓在家等你的人傷心難過流淚。
所以,看到飛哥媽媽的眼淚,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哭,是因為聽到許多人心碎的聲音;
我哭,是因為幾乎全員到齊的打飯班,
再也無法湊齊了,應到十二員,實到十一員。

接著,兩位教會工作人員唱著「主你永遠與我同在 」,讓我覺得有一種傷心難過後,得到救贖的感覺,伴隨著歌聲,我不再難過、流淚,我彷彿可以感覺到,以飛哥的個性,如果他在會場,應該會先去抱抱媽媽、爸爸、家人,然後坐在講台上,一一看著來送他的朋友們,甚至偷偷跑道旁邊鬧人。於是,我笑了,內心暗自想著,飛哥你不要再稿笑了,快上天堂吧!去跟耶穌打麻將吧!
我相信依照飛哥的個性,一定會跑去跟耶穌稱兄道弟的!

最後,牧師要家人好友圍在飛哥骨灰前,向飛哥說句最後的話,本來我想上去跟飛哥說幾句話,可是我想還是把時間留給他身邊陪他更久的朋友吧!

我把要跟飛哥說的話留在這裡,飛哥記得回來按個讚阿!

「飛哥,我雖然沒有機會替你寫一個劇本,讓你當我的演員了,不過我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寫一個以你為形象的角色,放進要拍的影片中。雖然我不敢保證,我以後會不會走上這個工作,但是我如果真的作這個工作,我一定做到。

另外,因為你的意外,更加深了我想要創立一個減少酒駕的公司的想法了,雖然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我一定會試著做看看。」

飛哥,英雄來世再見了!

ho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